梵月生

梵月没有故事。

 

梵月的故事,若有,就在面前的这杯茶汤里。

 

喝了,便听到了。

 

梵月在心的澄澈,在心,说出来,便浑了。

 

总有人的言语到不了的地方,别不信。

 

如这地球上的江河湖泊,每个人的心海形状各异,世间万物映射出来的,断不是一样的影像。

 

老让我讲,讲什么呢?

 

老想要听,听什么呢?

 

指予你一轮明月,你只管看着我的一管瘦指。

 

月印千江水,千江月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