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月

碌三月,脚底起了厚实的茧。

今,白衫卷袖调茶香。

眼中月,依然。

一切苦,都值。